证监会处罚公告

2019-07-02
【行政处罚】2018年证监会行政处罚情况综述

处罚情况

2018年,证监会强化监管执法工作,严厉打击资本市场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


1. 信息披露违法类案件

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及时是资本市场健康运行的重要基础,是充分保障投资者知情权的法定要求,证监会通过严格执法,督促发行人、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等责任主体切实依法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不断夯实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制度基石。2018年,证监会对信息披露违法类案件共计处罚56起。

金亚科技通过虚构客户、伪造合同等方式虚增利润总额8000余万元,并虚增银行存款约2.18亿元,虚列预付工程款3.1亿元,导致其2014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上海普天为弥补利润缺口、完成利润指标,与多家公司进行虚假交易,虚增利润总额近1000万元,导致其2014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圣莱达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和虚构财政补助的手段,虚增净利润1500万元,导致其2015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罗平锌电、上峰水泥、山西三维等上市公司隐瞒重大环境污染被处罚或刑事立案事项;

五洋建设在不具备公司债券发行条件的情况下,报送包含虚假财务数据的申请文件骗取债券发行核准,并未按规定披露年报审计机构变更事项和年度报告;

此外,华泽钴镍、长生生物、庞大集团、三房巷股份、界龙实业、万家文化、勤上股份、龙宝参茸、新疆浩源、金洋新材、ST仰帆等主体因未按规定披露相关关联交易、股份质押、对外担保等重大事项,均被依法处罚。

(曾持有上述上市公司股票的投资者,可以与我们联系,了解虚假陈述索赔诉讼事宜)


2. 操纵市场类案件

2018年,证监会对操纵市场类案件共计处罚38起。

其中,北八道控制包括配资账户在内的301个证券账户操纵多只股票,罚没款总额超50亿元;

高勇通过信托计划等方式放大资金杠杆,对“精华制药”实施了操纵行为,罚没款共计17.95亿元;

王法铜利用344个证券账户,使用配资资金对3只股票实施了操纵行为,罚没款共计13.89亿元;

阜兴集团、李卫卫签订理财协议,先后控制使用25个机构账户和436个自然人账户,通过高杠杆配资集中资金优势拉抬股价等方式对“大连电瓷”实施了操纵行为;

北京大观控制使用4个信托产品账户和1个收益互换产品账户,操纵了“浙江鼎力”股票。

上述案件均属杠杆型操纵,涉案账户众多,多借用配资放大资金优势,严重危害资本市场秩序,均被证监会予以严惩。

东海恒信操纵180ETF等4宗ETF操纵案、王仕宏与陈杰合谋操纵14只新三板股票案、陈贤操纵国债价格案等新类型、新领域操纵市场案件均被证监会依法严厉查处。任良成、马永威等操纵市场“惯犯”,屡教不改,一再挑战法律权威,被证监会依法作出处罚。

此外,廖英强利用其知名证券节目主持人的影响力实施“抢帽子”操纵案、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何思模通过发布“高送转”预案提案实施“信息型”操纵案等典型案件也受到依法严惩。

操纵市场行为扭曲证券价格,掩盖市场真实供需关系,释放虚假市场信号,恶意欺诈中小投资者,杠杆型操纵更是会叠加传导市场风险,严重破坏了公平有序的资本市场发展秩序,必须予以严惩,无论其操纵手法如何翻新,违法行为如何隐蔽,都终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3. 内幕交易类案件

2018年,证监会对内幕交易类案件共计处罚87起。其中,有57起所涉内幕信息与资产并购重组事项相关,说明该领域依然是内幕交易的高发地带。

并购重组事项筹划周期长、牵涉面广,且对市场具有重大影响,极易成为不法行为人用以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工具,其中涉及“汉鼎宇佑”、“长盈精密”、“士兰微”等股票的系列内幕交易案均呈现出“窝案”特征,围绕同一资产并购重组事项信息,部分内幕知情人利令智昏,罔顾职业操守,滥用信息优势蓄意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部分相关人利用与知情人的特殊关系或联络接触,非法获取内幕信息,妄图牟取不法利益,均被证监会依法严惩。此外,翁惠萍、黄炳文、许海霞、吕兴平等人泄露内幕信息违法行为同样被严厉处罚。



4. 中介机构违法类案件

2018年,证监会对中介机构违法类案件处罚13起。其中,国信证券、中原证券、东方花旗等证券公司作为资产并购重组项目财务顾问,在执业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履行核查义务,导致相关《财务顾问报告》存在虚假记载或重大遗漏;大华所、立信所、中天运所等会计师事务所作为上市公司相关业务审计机构,未勤勉尽责履行审计程序,导致相关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万隆评估、中企华评估、中和评估、银信评估作为相关业务评估机构,在评估执业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导致评估结果被高估或低估,出具的《评估报告》存在虚假记载或误导性陈述;以上中介机构均被证监会处罚。


5. 私募基金领域违法案件

2018年,证监会对私募基金领域违法案件处罚10起。其中,拓璞公司投资总监文宏、凡得基金刘晓东等人利用所知悉的基金账户交易信息,实施“老鼠仓”交易,严重背弃受托人信赖和职业操守,被证监会依法适用《证券投资基金法》进行处罚。通金投资控制利用其发行的私募基金账户及其他账户操纵了“永艺股份”股价;富立财富在其发行私募基金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达到5%时未依法进行披露和报告;鑫申财富在鑫托宝一号募集资金未到位的情况下,提供虚假信息和材料进行备案,均被证监会依法查处。

近年来,私募基金行业迅猛发展的同时,相关违法违规案件也屡见不鲜,部分私募机构及从业人员合规意识缺失,诚信观念淡漠,背离价值投资,追求短期投机,经营行为屡屡突破法律底线,更有甚者借助基金产品实施市场操纵、内幕交易、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等违法行为,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证监会持续加强对私募基金监管力度,通过对各类私募基金领域违法违规行为的严厉打击,坚决遏制违法违规多发态势,督促私募机构及从业人员塑造成熟稳健的机构投资者文化,坚持依法诚信经营,增强风险控制能力,树牢合规守约意识,提升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6. 短线交易案件

2018年,证监会对短线交易案件处罚13起。其中,吴光明作为鱼跃医疗和万东医疗的董事长,控制他人证券账户短线交易了“鱼跃医疗”和“万东医疗”;王清在担任摩恩电气董事期间,短线交易了“摩恩电气”;陆卫忠在担任吉鑫科技副总经理期间,短线交易了“吉鑫科技”;柯荣卿作为持有融捷股份5%以上股份的股东,短线交易了“融捷股份”,均被证监会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禁止短线交易既是为了限制上市公司内部人滥用信息优势交易股票,也是为了对内幕交易违法行为进行必要的事先防范,保护处于信息劣势地位的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秩序,部分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大股东合规意识缺失,违反短线交易禁令交易自家股票,谋求不正当利益,必将受到法律严惩。



7. 从业人员违法违规案件

从业人员违法违规案件处罚24起。其中,证券从业人员杭五一、焦玉淼、姚逸宇等人利用他人证券账户违规买卖股票,妄图逃避法律制裁,均被依法处罚;证券从业人员蒋乐辉、黄永琪、徐康等人私下接受客户委托进行证券交易,违反法律禁令,均被依法惩处;证券从业人员独轶、谢竞、贺文哲等人在私下接受客户委托进行证券交易的同时,借用他人账户违规买卖股票,合规观念严重缺失,均被依法严惩。

证券从业人员是资本市场建设发展的重要参与者,遵法守规是最基本的从业要求,但部分从业人员贪图不正当利益,罔顾法律禁令,淡漠职业道德,必须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除上述案件外,证监会还对编造传播虚假信息、超比例持股未披露、法人非法利用他人账户、期货市场违法等50余起其他类型案件依法作出行政处罚。






浏览次数: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