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1日,证监会对青岛市恒顺众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顺众昇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31号)。


根据证监会查明的事实,恒顺众昇主要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及时披露股东所持5%以上股份被质押及解除质押的信息

(一)未披露恒顺众昇控股股东新余清源环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解除质押的情况

(二)未披露2014年12月17日、2015年3月16日贾全臣分别将其所持的570万股、3,010万股恒顺众昇股票质押给平安证券的情况;

(三)未披露2015年2月13日,时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贾晓钰将其所持的2,999万股恒顺众昇股票质押给东方证券,2015年4月20日其中1,500万股解除质押的情况;

(四)未披露戴某鸣股份质押及部分解除质押的情况。

二、未如实披露严重影响投资计划进展的信息

恒顺众昇拟在印尼投资建设镍铁冶炼工业园项目,但该项目披露后,出现了印尼工业园地质不适合修建电厂的变化,该变化有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恒顺众昇未按照《信披办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对上述变化以及可能产生的影响予以及时披露

三、未按规定披露关联关系

经查,恒顺众昇与PT. Artabumi Sentra Industri(以下简称ASI)之间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关联方披露》第三条所述两方同受一方控制、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构成关联关系的情形。恒顺众昇分别于2014年9月20日、11月28日与ASI签订合同金额为17,260万元的《特种设备合同》和合同金额为6,58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0,467万元)的《高炉二期合同》,并于9月23日、11月29日予以公告。但在上述公告以及相应定期报告中,恒顺众昇均未披露与ASI的关联关系以及上述关联交易。

四、提前确认多个重大合同的销售收入

(一)提前确认与四川电力1,100万的设备成套采购收入9,401,709.40元、利润3,921,394.65元。

(二)提前确认与四川电力的9,350万的设备成套采购收入79,914,529.6元,利润28,349,077.59元。


恒顺众昇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所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证监会会决定:

一、对恒顺众昇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二、对陈肖强、刘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0万元罚款;

三、对姚刚、莫柏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5万元罚款;

四、对贾晓钰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五、对贾玉兰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

六、对王天文、陈旭光、叶迎春、应明、曲少波、张培荣、付大志、张振波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恒顺众昇于2015年8月3日接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编号:深专调查通字2015689号),2017年10月13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17】101号),2018年4月26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31号)正式书面文件。证监会对恒顺众昇从立案调查到作出正式行政处罚历时将近两年的时间,查处的违法行为涉及面较广、相关责任人较多。

2018年5月18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又向恒顺众昇发出《问询函》,要求恒顺众昇就菲律宾的两个工程项目作出详细的说明并履行相关的信息披露义务。


(一)恒顺众昇索赔范围:

自2014年8月26日起至2015年8月3日之间买入恒顺众昇股票,并且在2015年8月3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


(二)投资者需提供以下资料:

1历史交易记录(或对账单)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出具,在每页盖章(不要挡到数据);

(2)内容必须写明对账起止时间、姓名、账号,以及每笔交易的成交时间、股数、价格、金额、交易后持股余量;

(3)如有两个账户转入转出该股票的情况,两个账户交易记录都要提供;

4)选择单只股票交易记录;

5)打印区间要求:从第一次买入该股票至基准日。

2证券账户证明材料

如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中已体现完整的身份证号码,则无需提供该份材料。该份材料是为了证明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上的账号与身份证号码之间的关联,比较常见的形式有《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证券账户查询确认单》,例如开户信息表、客户信息表等。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盖章;

(2)内容必须包含姓名、身份证号码、账号。


3投资者身份信息

要求:1)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

2)有效的联系电话及通信地址。


浏览次数: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