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 告知书》(处罚字〔2019〕119 号)


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马兴田先生、许冬瑾女士、邱锡伟先生、庄义清女士、 温少生先生、马焕洲先生、马汉耀先生、林大浩先生、李石先生、江镇平先生、李 定安先生、罗家谦先生、林国雄先生、李建华先生、韩中伟先生、王敏先生、张弘 先生、郭崇慧先生、张平先生、唐煦先生、陈磊先生:

康美药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案,已由我会调查完毕,我会依法拟对你们 作出行政处罚及采取市场禁入措施。现将我会拟对你们作出行政处罚及采取市场禁 入措施所根据的违法事实、理由、依据及你们享有的相关权利予以告知。

 经查明,康美药业涉嫌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2016 年年度报告》《2017 年年度报告》《2018 年半年度报告》《2018 年年度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营业收入、利息收入及营业利润

《2016 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 89.99 亿元,多计利息收入 1.51 亿元,虚 增营业利润 6.56 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16.44%。《2017 年年度 报告》 虚增营业收入 100.32 亿元,多计利息收入 2.28 亿元,虚增营业利润 12.51 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25.91%。《2018 年半年度报告》虚增营 业收入 84.84 亿元,多计利息收入 1.31 亿元,虚增营业利润 20.29 亿元,占合并 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65.52%。《2018 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 16.13 亿 元,虚增营业利润 1.65 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12.11%。

二、《2016 年年度报告》《2017 年年度报告》《2018 年半年度报告》中存在 虚假记载,虚增货币资金

2016 年 1 月 1 日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康美药业通过财务不记账、虚假记账, 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或银行对账单,配合营业收入造假伪造销售回款等方式, 虚增货币资金。通过上述方式,康美药业《2016 年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 22,548,513,485.42 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 41.13%和净资产的 76.74%;《2017 年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 29,944,309,821.45 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 43.57% 和净资产的 93.18%;《2018 年半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 36,188,038,359.50 元, 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 45.96%和净资产的 108.24%。

三、《2018 年年度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 性房地产

康美药业在《2018 年年度报告》中将前期未纳入报表的亳州华佗国际中药城、 普宁中药城、普宁中药城中医馆、亳州新世界、甘肃陇西中药城、玉林中药产业园 等 6 个工程项目纳入表内,分别调增固定资产 11.89 亿元,调增在建工程 4.01 亿 元,调增投资性房地产 20.15 亿元,合计调增资产总额 36.05 亿元。经查,《2018 年年度报告》调整纳入表内的 6 个工程项目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虚增固定 资产 11.89 亿元,虚增在建工程 4.01 亿元,虚增投资性房地产 20.15 亿元。

四、《2016 年年度报告》《2017 年年度报告》《2018 年年报告》中存在重大 遗漏,未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

2016 年 1 月 1 日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康美药业在未经过决策审批或授权程 序的情况下,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 11,619,130,802.74 元用于购买股票、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 溢价款等用途。

根据《证券法》第六十六条第六项和《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 式准则第 2 号——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证监会公告[2016]31 号、证监会公 告[2017]17 号)第三十一条、第四十条的规定,康美药业应当在相关年度报告中 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康美药业未在《2016 年年度报告》《2017 年年度报告》和《2018 年年度报告》中披露前述情况,存在 重大遗漏。

我会认为,康美药业虚增营业收入、利息收入、营业利润,虚增货币资金、固 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性房地产,所披露的《2016 年年度报告》《2017 年年度 报告》《2018 年半年度报告》和《2018 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康美药业未 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所披露的《 2016 年年度报告》《2017 年年度报告》和《2018 年年度报告》存在重大遗漏,上 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有关“发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 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及第六十五条 、六十六条有关半年度报告、年度报告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 一款所述“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 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行为。康美药业董事、监事 、高级管理人员违反《证券法》第六十八条第三款关于“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 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的规定,构成《证 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 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我会拟决定:

一、对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 60 万元的罚款;

二、对马兴田、许冬瑾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 90 万元的罚款,其中作为直接 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 30 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 60 万元;

三、对邱锡伟给予警告,并处以 30 万元的罚款; 四、对庄义清、温少生、马焕洲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 25 万元的罚款; 五、对马汉耀、林大浩、李石、江镇平、李定安、罗家谦、林国雄给予警告,

并分别处以 20 万元的罚款; 六、对张弘、郭崇慧、张平、李建华、韩中伟、王敏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

15 万元的罚款;
七、对唐煦、陈磊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 10 万元的罚款。 此外,马兴田、许冬瑾、邱锡伟在康美药业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

,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是最主要的决策者、实施者,其 行为直接导致康美药业相关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情节特别严重,依据《证券 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证监会令第 115 号,下同)第三条第 (一)项、第五条第(七)项的规定,我会拟决定:对马兴田、许冬瑾、邱锡伟采 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 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 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 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庄义清、温少生、马焕洲,涉案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与其职责、具体实施 行为直接相关,其行为与康美药业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具有紧密联系,情节较 为严重,依据《证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和《证券市场禁入规定》第三条第(一) 项、第五条的规定,我会拟决定:对庄义清、温少生、马焕洲采取 10 年证券市场 禁入措施,自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 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 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 、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二条及《中国证券监 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听证规则》相关规定,就我会拟对你们实施的行政处罚及市 场禁入,你们享有陈述、申辩和要求听证的权利。你们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

经我会复核成立的,我会将予以采纳。如果你们放弃陈述、申辩和听证的权利,我 会将按照上述事实、理由和依据作出正式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

(一)康美药业索赔范围:

 以下任一:1)在2017年4月20日至2018年12月29日前买入康美药业股票,并在2018年12月29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2)在2019年4月30日至2019年5月17日前买入康美药业股票,并在2019年5月17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以法院最终判决为准)


(二)投资者需提供以下资料:

1历史交易记录(或对账单)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出具,在每页盖章(不要挡到数据);

(2)内容必须写明对账起止时间、姓名、账号,以及每笔交易的成交时间、股数、价格、金额、交易后持股余量;

(3)如有两个账户转入转出该股票的情况,两个账户交易记录都要提供;

4)选择单只股票交易记录;

5)打印区间要求:从第一次买入该股票至基准日。

2证券账户证明材料

如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中已体现完整的身份证号码,则无需提供该份材料。该份材料是为了证明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上的账号与身份证号码之间的关联,比较常见的形式有《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证券账户查询确认单》,例如开户信息表、客户信息表等。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盖章;

(2)内容必须包含姓名、身份证号码、账号。


3投资者身份信息

要求:1)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

2)有效的联系电话及通信地址。


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由民营企业家马兴田先生创立于1997年,于2001年在上交所上市,是以中药饮片为核心,集药品、中药材和医疗器械等供销一体化等大型医药民营企业。


2019年8月17日,中国证监会对康美药业长达八个月的调查终于告一段落。在此前的4月30日,康美药业曾发布《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承认2017年年报多计了299亿元,令市场一片哗然。8月17日,证监会的最终调查结果在《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中被公布:不仅是2017年一年,康美药业于2016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中同样进行了虚假陈述,虚构金额总数竟然高达887亿元。


除去虚构金额,康美药业的违法行为还包括在2016到2018年的定期报告中虚增营业收入共291.28亿元,虚增营业利润共41.01亿元,多计利息收入;在2018年年报中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性房地产。


“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造假行为,恶意欺骗投资者,影响极为恶劣,后果极为严重。”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8月16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用严厉的措辞给康美药业定了性。证监会还透露,下一步将加快办案进度,用足用好现有手段,严格依法处罚。对涉嫌犯罪的,严格按照有关规定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康美药业一度拥有股东28万人,曾是A股市场上的“白马股”。在如此巨大的虚构金额被披露后,康美药业的市值到今天为止仅剩了205.42亿元,不足其巅峰时的六分之一,而康美药业进行欺诈的如此后果却不得不由数量众多的股民背负。尽管证监会还没有下达最终的处罚决定,预备向康美药业索赔的投资者已经多达数千人。


表面上来看,证监会对康美药业的罚款仅有60万,似乎过分轻轻揭过;其实,这个数额已经是证监会能做出的定格处罚。一旦处罚决定被正式公布,在投资康美药业中蒙受损失的投资者将得到维权的有力武器,而康美药业将面临的是巨额索赔和无穷官司。有业内人士估计,康美药业索赔案或成为A股历史上索赔人数、索赔金额最大的事件。

浏览次数: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