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银河生物预先征集索赔范围:(以法院最终判决为准)

在2017年4月21日到2019年1月24日前买入银河生物股票,并在2019年1月2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



(二)投资者需提供以下资料:

1历史交易记录(或对账单)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出具,在每页盖章(不要挡到数据);

(2)内容必须写明对账起止时间、姓名、账号,以及每笔交易的成交时间、股数、价格、金额、交易后持股余量;

(3)如有两个账户转入转出该股票的情况,两个账户交易记录都要提供;

4)选择单只股票交易记录;

5)打印区间要求:从第一次买入该股票至基准日。

2证券账户证明材料

如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中已体现完整的身份证号码,则无需提供该份材料。该份材料是为了证明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上的账号与身份证号码之间的关联,比较常见的形式有《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证券账户查询确认单》,例如开户信息表、客户信息表等。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盖章;

(2)内容必须包含姓名、身份证号码、账号。


3投资者身份信息

要求:1)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

2)有效的联系电话及通信地址。


2019年11月25日,北海银河生物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公布收到了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2019]3号、4号)。根据公司公告,银河生物于2019年1月23日被立案调查。


早在2011年,当初的银河投资便因为2004至2005年间虚增销售收入、隐瞒对外担保、隐瞒关联交易等行为受到了行政处罚,实际控制人潘琦被处以10年市场禁入。如今的潘琦并不在银河生物的高管名单内。然而根据天眼查提供的信息,银河生物的最大股东是为银河天成集团,持股高达46.98%;而潘琦正是该集团最大的股东,持股52.27%;其弟潘勇则作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9.09%。通过银河天成集团,潘琦持续实际控制作为上市公司的银河生物。


2011年的市场禁入令似乎并未能阻止潘氏兄弟搅动证券市场。银河天成集团控股的另一大上市公司正是去年已经受到行政处罚的天成控股,持股比例达18.34%;当初天成控股预告盈利1500万元忽然变脸为实亏9800万的场景令许多人还心有余悸。2018年八月潘勇也被处以十年的市场禁入,原因是内幕交易天成控股和银河生物两支股票,被罚没近9000万元。在天成控股翻车一年后,银河生物的行政处罚也将落定,潘琦先前的十年市场禁入令还未到期便要再添上十年。两家公司现在的股价都仅余2元左右,处于近10年来最低处。在这一切的背后,大量的股民正不得不背负起巨额损失。


根据《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银河生物的违法行为包括:(一)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二)未按照规定披露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况、(三)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信息、  (四)未按规定披露银河集团所持银河生物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


针对天成控股的索赔已经启动了一年,而针对银河生物的索赔也即将开始。从银河天成集团当前的财务情况来看,唯有尽早索赔才是最有可能挽回损失的方法。同时,投资者的索赔也切实地令不法公司和个人在付出违法的代价。无论是为了维护法律赋予的权利,还是为了股市更加清明的未来,积极主动索赔都是受损投资者在此时的最好选择。


浏览次数: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