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处罚决定书》桂(2020)3号

当事人:北海银河生物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西藏路。

潘琦,男,1963 年 4 月出生,银河生物实际控制人,住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

徐宏军,男,1971 年 1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长、总裁,住址:广西 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

唐新林,男,1969 年 2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长,住址: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

刁劲松,男,1969 年 11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住址:重庆市渝中区。 张怿,女,1970 年 9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财务总监,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海城区。

叶德斌,男,1961 年 5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常务副总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卢安军,男,1976 年 12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海城区。

王肃,男,1975 年 4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住址: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

刘杰,男,1965 年 6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总栽,住址:美国阿拉巴马州。

朱洪彬,男,1964 年 9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总裁,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海城区。

宋海峰,男,1973 年 11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副总栽,住址:北京市西城区。

陈汝平,男,1988 年 5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董事会秘书,住址:江西省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蔡琼瑶,女,1972 年 3 月出生,时任银河生物监事,住址:四川省安县。 

依据 2005 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 年《证券法》”) 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对银河生物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 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银河生物存在如下违法事实。
(一)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

2016 年至 2018 年,银河生物及其子公司通过直接或间接向关联企业划转资 金、代关联方还款、对外借款供关联企业使用、向关联方开具没有真实交易背景 的商业承兑汇票等方式,持续为银河集团及其控制的企业、潘琦等关联方提供资 金。其中,通过直接或间接划转资金或代为还款的方式,2016 年、2017 年和 2018年银河生物分别为银河集团提供资金 44,000 万元、34,032 万元和 81,767 万元; 通过对外借款供关联企业使用的方式,2016 年、2017 年银河生物分别向银河集 团及潘琦提供资金 9,000 万元、6,900 万元;通过开具没有真实交易背景的商业 承兑汇票的方式,2018 年银河生物向银河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广西银河天成实业 有限公司提供财务资助 7,000 万元。综上,2016 年、2017 年、2018 年,银河生 物分别为银河集团及其控制的企业、潘琦等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合计为 53,000 万元、40,932 万元、88,767 万元,分别占上一年度银河生物经审计净资 产的 26.33%、20.13%、42.15%。截至 2018 年末,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 47,411 万元,占 2018 年度银河生物经审计净资产的 34.10%。

根据相关规定,银河生物应当将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况在相关半年报 和年报中披露。对上述事项,银河生物既未及时披露,也未在 2016 年年报、2017 年半年报及年报、2018 年半年报中予以披露。

(二)未按规定披露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况

2016 年至 2018 年,在银河集团总裁姚某平的组织安排下,由银河生物及子 公司为银河集团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2016 年 7 月至 2018 年 3 月,银河 生物及子公司共计 15 次为银河集团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担保累计金额 154,430 万元。其中 2016 年、2017 年、2018 年为关联方担保金额分别为 22,000 万元、123,930 万元、8,500 万元,分别占上一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 10.93%、 60.94%、4.04%。银河生物未按规定对上述事项履行股东大会、董事会审议程序。

根据相关规定,银河生物应当将为关联方提供担保情况在相关半年报和年报 中披露。对上述事项,银河生物既未及时披露,也未在 2016 年年报、2017 年半年报及年报、2018 年半年报中予以披露。

(三)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信息

2017 年 10 月至 2019 年 1 月,银河生物涉及民事诉讼 18 起,涉诉金额合计 不少于 156,546.37 万元。其中,截至 2018 年 3 月底,银河生物涉及诉讼案件 5 起,合计金额不少于 21,622.84 万元,达到最近一期(2016 年)经审计净资产 的 10.63%,银河生物不晚于 2018 年 7 月 7 日知悉上述 5 起诉讼信息。

根据相关规定,银河生物应当将涉及重大诉讼情况在相关半年报中披露。但 直至 2019 年 2 月 20 日,银河生物才陆续对上述涉诉情况进行公开披露。对上述事项,银河生物既未及时披露,也未在 2018 年半年报中予以披露。 

(四)未按规定披露银河集团所持银河生物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

2018 年 4 月 27 日,银河集团所持有的 524,752,989 股、589,978 股银河生物股份分别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和轮候冻结。2018 年 5 月 7 日、6 月 5 日,银河集团所有的 100,000,000 股、525,612,967 股银河生物股份分别被上海 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轮候冻结。上述冻结股份数合计占 银河集团所持银河生物股份数的 100%,占银河生物总股份数的 47.79%。2018 年 4 月至 8 月,银河生物工作人员每周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查询银 河生物股票被质押和冻结的情况,根据査询记录,银河生物不晚于 2018 年 6 月 11 日知悉前述银河集团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和轮候冻结的情况。但直至 2018 年 8 月 7 日,银河生物才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公告》 对上述事项进行公开披露。

根据相关规定,银河生物上述股份冻结事项已经达到应当及时披露的标准,银河生物未按规定及时予以披露。

以上事实,有银河生物和银河集团相关书面情况说明、财务凭证、相关人员 询问笔录、相关协议、相关银行账户流水、银行票据、银河生物相关公告、相关 司法文书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银河生物未按规定及时披露银河集团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 交易、对外担保、重大诉讼、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冻结情况;未在相关定期报告 中真实、完整披露关联交易、对外担保和涉及重大诉讼情况,导致银河生物相关 定期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上述行为违反了 2005 年《证券法》第六十 三条、第六十七条规定,构成 2005 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信 息披露违法行为。

根据当事人的违法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 2005 年《证券 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规定,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决定:

1.对银河生物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 60 万元罚款; 

2.对潘琦给予警告,并处以 30 万元罚款; 

3.对徐宏军、唐新林、刁劲松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 30 万元罚款; 

4.对张怿给予警告,并处以 25 万元罚款;

5.对叶德斌给予警告,并处以 20 万元罚款;

6.对卢安军、王肃、刘杰、朱洪彬、宋海峰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 15 万元 罚款;

7.对陈汝平给予警告,并处以 10 万元罚款; 8.对蔡琼瑶给予警告,并处以 5 万元罚款。 

当事人如果对该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 60 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 6 个月内 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一)银河生物登记索赔范围:(以法院最终判决为准)

在2017年4月21日到2019年1月24日前买入银河生物股票,并在2019年1月2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



(二)投资者需提供以下资料:

1历史交易记录(或对账单)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出具,在每页盖章(不要挡到数据);

(2)内容必须写明对账起止时间、姓名、账号,以及每笔交易的成交时间、股数、价格、金额、交易后持股余量;

(3)如有两个账户转入转出该股票的情况,两个账户交易记录都要提供;

4)选择单只股票交易记录;

5)打印区间要求:从第一次买入该股票至基准日。

2证券账户证明材料

如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中已体现完整的身份证号码,则无需提供该份材料。该份材料是为了证明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上的账号与身份证号码之间的关联,比较常见的形式有《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证券账户查询确认单》,例如开户信息表、客户信息表等。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盖章;

(2)内容必须包含姓名、身份证号码、账号。


3投资者身份信息

要求:1)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

2)有效的联系电话及通信地址。


2019年11月25日,北海银河生物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公布收到了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2019]3号、4号)。根据公司公告,银河生物于2019年1月23日被立案调查。


早在2011年,当初的银河投资便因为2004至2005年间虚增销售收入、隐瞒对外担保、隐瞒关联交易等行为受到了行政处罚,实际控制人潘琦被处以10年市场禁入。如今的潘琦并不在银河生物的高管名单内。然而根据天眼查提供的信息,银河生物的最大股东是为银河天成集团,持股高达46.98%;而潘琦正是该集团最大的股东,持股52.27%;其弟潘勇则作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9.09%。通过银河天成集团,潘琦持续实际控制作为上市公司的银河生物。


2011年的市场禁入令似乎并未能阻止潘氏兄弟搅动证券市场。银河天成集团控股的另一大上市公司正是去年已经受到行政处罚的天成控股,持股比例达18.34%;当初天成控股预告盈利1500万元忽然变脸为实亏9800万的场景令许多人还心有余悸。2018年八月潘勇也被处以十年的市场禁入,原因是内幕交易天成控股和银河生物两支股票,被罚没近9000万元。在天成控股翻车一年后,银河生物的行政处罚也将落定,潘琦先前的十年市场禁入令还未到期便要再添上十年。两家公司现在的股价都仅余2元左右,处于近10年来最低处。在这一切的背后,大量的股民正不得不背负起巨额损失。


根据《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银河生物的违法行为包括:(一)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二)未按照规定披露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况、(三)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信息、  (四)未按规定披露银河集团所持银河生物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


针对天成控股的索赔已经启动了一年,而针对银河生物的索赔也即将开始。从银河天成集团当前的财务情况来看,唯有尽早索赔才是最有可能挽回损失的方法。同时,投资者的索赔也切实地令不法公司和个人在付出违法的代价。无论是为了维护法律赋予的权利,还是为了股市更加清明的未来,积极主动索赔都是受损投资者在此时的最好选择。


浏览次数:2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