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处罚决定书》浙(2020)2号

当事人:巴士在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士股份”),住所:浙江省嘉善县,法定代表人周鑫。

周鑫,男,1978年12月出生,巴士股份董事长,住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

蒋中瀚,男,1977年9月出生,时任巴士股份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住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林盼东,男,1977年4月出生,时任巴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士科技”)财务总监,住址:上海市徐汇区。

金一栋,男,1967年10月出生,时任巴士股份董事、常务副总经理,住址:浙江省海盐县。

吴旻,男,1978年11月出生,时任巴士股份董事、副总经理,住址:上海市浦东新区。

赵斌,男,1981年1月出生,巴士股份董事,住址: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

夏秋红,女,1968年9月出生,时任巴士股份副总经理,住址:上海市闵行区。

陈信勇,男,1963年6月出生,巴士股份独立董事,住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陈银华,男,1963年2月出生,巴士股份独立董事,住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金洪飞,男,1970年8月出生,巴士股份独立董事,住址:上海市杨浦区。

孙浩初,男,1953年5月出生,时任巴士股份监事会主席,住址:浙江省嘉善县。

楼亦雄,男,1967年8月出生,巴士股份监事,住址:安徽省安庆市。

庄严,男,1970年6月出生,巴士股份监事,住址: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

钱纪林,男,1957年10月出生,时任巴士股份职工监事,住址:浙江省嘉善县。

邓欢,女,1980年10月出生,时任巴士股份职工监事,住址:江西省南昌市。

依据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2005年《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局对巴士股份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吴旻提出陈述、申辩意见,未要求听证。其他当事人未提出陈述、申辩意见,未要求听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巴士股份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巴士股份全资子公司巴士科技违反《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的规定,在收入确认依据不充分的情况下,对其部分经营业务确认收入,累计虚增2017年1月至9月营业收入43,936,446.57元。巴士科技纳入巴士股份合并报表范围后,导致巴士股份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披露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其中: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虚增1月至3月营业收入13,299,201.43元、净利润10,721,960.12元,占当期披露净利润的比例为268.87%,使巴士股份当期净利润由亏损变为盈利;2017年半年度报告虚增1月至6月营业收入33,983,987.48元、净利润27,061,114.67元,占当期披露净利润的比例为127.17%,使巴士股份当期净利润由亏损变为盈利;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虚增1月至9月营业收入43,936,446.57元、净利润34,938,845.85元,占当期披露净利润的比例为33.45%。2018年7月4日,巴士股份对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进行了更正并公告。

巴士股份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均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签字董事均为周鑫、王献蜀、金一栋、赵斌、蒋中瀚、吴旻、金洪飞、陈信勇、陈银华等9人;亦经监事会审议通过,签字监事均为孙浩初、楼亦雄、庄严、钱纪林、邓欢等5人。同时,巴士股份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关于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的书面确认意见,签字董事均为周鑫、王献蜀、金一栋、赵斌、蒋中瀚、吴旻、金洪飞、陈信勇、陈银华等9人;签字高级管理人员均为王献蜀、金一栋、蒋中瀚、吴旻、夏秋红等5人。林盼东时任巴士科技财务总监。

以上违法事实清楚,有相关公告、会议纪录、情况说明、会计凭证、相关人员谈话笔录等证据证明。

巴士股份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的虚假记载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笫六十三条“发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行为。对巴士股份的上述违法行为,巴士股份时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王献蜀(兼任巴士科技董事长、总经理)、周鑫、蒋中瀚、林盼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金一栋、赵斌、吴旻、夏秋红,陈信勇、陈银华、金洪飞、孙浩初、楼亦雄、庄严、钱纪林、邓欢是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其中,王献蜀无法直接送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我局对其公告送达,待送达生效后另案处理。

吴旻在其申辩材料中提出:一、其未负责财务工作和营销工作,除参加上市公司例行董事会外没有机会接触财务报表,因此巴士股份涉嫌虚增收入等行为,不应由其承担相应责任,或者不应被认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承担主要责任。二、在我局认定的上市公司涉嫌信披违法期间(2017年),其没有在巴士科技担任职务。告知书中认定其兼任巴士科技副总裁事实与实际情况不符。综上,要求免除或减轻其责任。

经复核,我局认为:吴旻本人于2018年8月8日在接受调查询问工作经历时明确表述到“2008年至2018年4月份,在巴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工作(即巴士科技),历任法务部总监、行政副总裁”。巴士股份2017年8月15日公告的2017年半年度报告关于“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情况”中表述到“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报告期没有发生变动,具体可参见2016年年报”,2017年4月26日公告的2016年年度报告关于现任董事任职情况中表述到“吴旻先生:.....。2008年2月至今,巴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现任副总裁。”因此,吴旻关于其涉案期间未在巴士科技任职的申辩意见与事实不符。我局对吴旻的陈述申辩意见予以部分采纳。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我局决定:

一、对巴士股份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

二、对周鑫、蒋中瀚、林盼东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三、对金一栋、吴旻、赵斌、夏秋红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四、对陈信勇、陈银华、金洪飞、孙浩初、楼亦雄、庄严、钱纪林、邓欢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上述当事人应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将罚款汇交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开户银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7111010189800000162,由该行直接上缴国库),并将注有当事人名称的付款凭证复印件送我局备案。当事人如果对本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一)巴士在线征集索赔范围:(以法院最终判决为准)

在2017年4月29日至2018年7月4日前买入辉丰股份股票,并在2018年7月4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


(二)投资者需提供以下资料:

1历史交易记录(或对账单)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出具,在每页盖章(不要挡到数据);

(2)内容必须写明对账起止时间、姓名、账号,以及每笔交易的成交时间、股数、价格、金额、交易后持股余量;

(3)如有两个账户转入转出该股票的情况,两个账户交易记录都要提供;

4)选择单只股票交易记录;

5)打印区间要求:从第一次买入该股票至基准日。

2证券账户证明材料

如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中已体现完整的身份证号码,则无需提供该份材料。该份材料是为了证明交易记录或对账单上的账号与身份证号码之间的关联,比较常见的形式有《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证券账户查询确认单》,例如开户信息表、客户信息表等。

要求:(1)证券公司营业部盖章;

(2)内容必须包含姓名、身份证号码、账号。


3投资者身份信息

要求:1)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

2)有效的联系电话及通信地址。

公交移动电视曾经是一个时代的回忆,然而在层出不穷的新媒体的冲击下,这种媒体的时代正在过去。巴士在线股份有限公司曾是这一行业的巨头,在2007年,巴士在线与中央电视台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车载移动媒体业务,以“CCTV移动传媒”为播出呼号覆盖了全国各大城市。2017年12月9日,正在筹划重大事项的巴士在线突然宣布董事兼总经理王献蜀失联。2018年4月26日,中国证监会对巴士在线展开调查。2020年4月13日,公司公布了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消息。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巴士在线被确认的违法行为主要为虚增2017年一月至九月营业收入共计43936446.57元,导致巴士在线2017年第一季报告、半年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披露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2018年7月4日,巴士在线对涉及虚假陈述的几份定期报告做出了更正。



《行政处罚决定书》提到,失联多时的前总经理王献蜀仍然无法直接被送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因此浙江证监局将待送达生效后另案处理。除去《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提到的虚增收入,深交所去年年底给予巴士在线和时任高管的纪律处分决定则揭露了另一部分事情:在2017年中,王献蜀曾在未履行相应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况下私自以上市公司的名义签订对外担保合同,为自己名下的公司提供担保累计6.85亿元,占巴士在线2016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2.76%;且巴士在线子公司巴士科技于2017年未能实现2015年被上市公司并购时的对赌业绩承诺,而本应对业绩承诺承担无限连带补偿责任的王献蜀、其配偶高霞和其名下的公司却并未未进行补偿。


虽然巴士股份并未被顶格处罚,王献蜀也至今未现身,然而公司对广大股东造成的损害已成为了既定事实。如今,《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正式下达将成为受损投资者的索赔依据,而根据公司披露于2019年6月14日、由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法院认定股东私自令公司做出的担保不成立,公司无需承担担保责任,也从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公司当前的赔付能力受到进一步损害。不慎“踩雷”的投资者如果希望挽回损失,现在便可以准备提起索赔了。

浏览次数:418